19-horz.jpg

 

    我的記憶地圖,以動物為經、美食為緯,每當思念一地的風光時,念茲在茲的總不脫貓狗與食物。

    最常在不合時宜的地方說著想吃某樣食物,總引來身旁的D的一陣訕笑。在屏東時,說:「我想吃新竹的老虎麵。」在中壢則念念不忘「萬巒的炒粄條」。

    台灣很小啊,我常常上午身在屏東,下午便到達台北,為什麼想吃一道食物時卻又總是難以如願?

    這回回嘉義,行前指明了兩個地方,一是學校對面的簡餐「伊卓島」,二是嘉義彌陀路上的「小潘作壽司」。

    「我一定要吃到!」噘著嘴有著莫名的堅持。

    其實伊卓島裡的料理並非特別突出,適合約會卻不適合品嚐美食。只是我忘不了啊,自大學時好友J在店裡打工起,這裡便成為姊妹們聚會的好所在。也是拜J之賜,老闆總會一併送上加大的附餐飲料,談天說地無後顧之憂。還有在午休的兩個小時中,總愛和當時的N窩在店裡閒著,現煮的蔥燒牛肉「泡麵」,我吃了好幾個月。美味,真是美味。

    在為了C難過的那一個下午,J適巧自別的縣市返嘉,一開門眼淚決堤的我緊緊地擁著J痛哭,J說:「沒事了。」稍晚J自伊卓島帶回一份「西班牙海鮮飯」,鮮醇的口感我至今難忘。

    後來獨自留在中正時,五點上完一下午的疲勞轟炸課程,當狀態已達飢餓與疲累交迫的臨界點時,便會踱到伊卓島點份海鮮飯外帶,算是一種慰勞。

17-horz.jpg
(左:西班牙海鮮飯(現更名為「漁夫海鮮飯」),右:海鮮義大利麵)

    與其說伊卓島「美味」,不如說這裡標誌著曾經的悠閒與趣味。

 

    再來說說彌陀路上的「小潘作壽司」,當我到了別的縣市生活,總愛跟友人說嘉義有間全台最美味的日本料理店,地魚丼裡鋪上滿滿的生魚片,加上那裡丼飯用的是別處丼飯少見(孤陋寡聞的我沒在別處的丼飯裡見過)的醋飯,生魚片鮮甜配上醋飯的爽口,美味得讓我魂牽夢縈。

16-horz.jpg

     離開嘉義前一年多,小潘作壽司悄悄搬到原址隔壁,店面變大了,價格也隨那時飛升的物價指數而調漲,窮學生變得無法時時光顧。但後來搬到生活更昂貴的北部過日子,卻覺得以他的內容物來說還是顯得便宜,因為在我生活的這個城市裡,同等的價錢有時只能換來一道未解凍的生魚片罷了。

     所以我說:「我要吃小潘作壽司,即便得把Prince送去寵物店安親我也要吃!」對美食的執念啊,總讓我六親不認。

    這次重遊小潘作壽司當然沒讓我失望,外場的服務生變多了,以往讓許多人詬病的服務速度顯得快速許多。美食依舊在,許久沒吃更顯美味,地魚丼、和風野菜醋、沾揚豆腐、烤魚下巴……,思念許久的美味又再度於我舌尖環繞,下次再回來吃也不知道得等到何年何月了?

    那麼,下次回嘉義,又該吃哪一道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yun 的頭像
blueyun

期待,飛揚。

blue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