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到新竹演藝廳觀看了愛爾蘭踢踏舞劇——「舞王」,我必須說很難有一齣表演讓我看得如此生氣。

其實我對踢踏舞一直都不感興趣,我喜歡一些比較深沈、發人省思的表演。雖然每年都能在電視中看到有關愛爾蘭踢踏舞劇的廣告,票房似乎也一直很棒,但總引不起我的注意。這次會購票主要是因為對舞作中劇情的鋪陳感到興趣,很好奇(也很期待)該舞團會如何將踢踏舞及他們所想要表達的劇情作完美的融合,所以便立即上網選購了兩張票。

那麼,讓我來說說為何我會如此生氣吧。

或許是整齣舞碼的展現方式不如我的預期,在上半場的演出中,就我的觀感而言,我覺得舞蹈跟劇情根本就連接的相當糟糕,劇情的編排其實可以完全拿掉也不會影響演出,並且讓人感到累贅。如果只是要展現舞者的舞技,那麼劇情根本就可以不必,反正兩者間也銜接的不好,甚至可以說是二者獨立的。

並且請容我說一句難聽話,如果不由舞蹈與劇情的連結讓觀者感受情景的交融、內在的撼動,而是要觀者專注於欣賞舞者華麗而高超的舞技,那麼可不可以請舞者展示出一定的表演水準呢?我不清楚別場的情況如何,但至少在我看的那場裡,舞者與舞者間,連基本的動作一致都達不到,甚至還有舞者跌倒(難道這是劇情的刻意安排?)!零落,我感受到的只有零落!

沒錯,這齣舞作的包裝很華麗,視覺效果很是震撼,但是除了這些外在的東西,有沒有其他更深刻的東西可以留給觀者呢?

更何況,就算你要炫技,也請給我真正的炫技,好嗎?

在整個上半場中,我都處在一個相當憤怒、失望的情緒中,因為這真的不是一個與上千元票價等值的演出。我不清楚這場演出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是因為新竹演藝廳狹小的表演舞台導致舞者無法盡情發揮(我想是有關係的,台灣真的沒有一個像樣的表演環境)?還是我根本就對這齣舞作給予了太高的期待?

這齣舞作不是沒有優點,除了視覺效果很是華麗外,下半場的演出也比上半場好得多,劇情與舞蹈間總算有所融合,舞者的舞技也開始獲得發揮(發揮到幾成就不得而知了,很不錯,但沒到讓人讚嘆的地步)。但也就只有這樣了,要我說心得,我會說:「舞衣很華麗(其實我覺得有些俗豔)、燈光效果很強、音樂很大聲、爆破有嚇到我,OVER。」

然後我想到幾年前,H師前往觀賞某京劇名角的來台公演,結果名角唱到一半時居然倒嗓。H師回來後非常憤慨,因為這是表演,也是你的工作,盡力完成演出是你的責任,倒嗓表示你對你的演出不負責任及對工作不敬業,更是枉負付錢買票的觀眾。

同樣的感受,獻給「舞王」。


藝術演出這種事情見仁見智,我覺得這次的表演很糟糕,但一定也有許多人覺得很棒(當時我後方的小姐就一直很high,我甚至很怕他跳起來壓到我),以上只是我個人的心得,用以記錄一次有史以來最糟糕的觀賞經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yun 的頭像
blueyun

期待,飛揚。

blue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