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人張岱,陶庵其號也。少為紈褲子弟,極愛繁華,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好鮮衣,好美食,好駿馬,好華燈,好煙火,好梨園,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鳥,兼以茶淫橘虐,書蠹詩魔,勞碌半生,皆成夢幻。年至五十,國破家亡,避跡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幾,折鼎病琴,與殘書數帙,缺硯一方而已。布衣疏莨,常至斷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甲申以後,悠悠忽忽,既不能覓死,又不能聊生,白發婆娑,猶視息人世。……」——張岱:〈自為墓誌銘〉

 

 

    案頭前擺放了幾本想讀的、正準備讀的、讀到一半的書籍,當中有兩本分別為明代小品文大師張岱的《陶庵夢憶》與《西湖夢尋》。然而之所以會喜歡上張岱,實則因其收錄於《瑯嬛文集》中的〈自為墓誌銘〉一文。

 

    張岱前半生身處顯赫世家,性好豪奢,肆情享樂;後半生身遭亡國之難,曾經的富貴繁華轉瞬成空。迥然兩樣的際遇挺立了張岱的生命,明朝不亡文學史上便出現不了張岱。所謂的《夢憶》與《夢尋》,其實便是身遭亡國之禍後,窮途潦倒的張岱追憶過往雲煙的兩部著作,在燦爛喧鬧的文字中不僅見到張岱早年的豪奢生活,也見到明代曾經擁有的繁華榮景。然之所以稱「夢」,其實也暗喻著過往華美之不可再得,一切想望只能於夢中追尋。於是在斑斕的文字中,也同時暗藏著國破家亡後難以言說的傷懷。過去之不可得,一切只見於夢,即便再真實也只是虛空一場。


    除了《夢憶》與《夢尋》,我更常常想起的是〈自為墓誌銘〉中的這幾段話語,如此蒼涼,如此深沈,又如此哀痛。然後我想到了阮籍。在現實與內心高度破裂的心靈中,即便縱酒嗜醉、策馬窮途而哭也無法宣洩內心最真實的傷悲。阮籍或許是中國史上最哀傷的一個靈魂。若以此為對照,相較於張岱遭遇的國破家亡及其生命上的孤零無依、阮籍無法逃脫的現實拉扯無形牢籠,我們這些俗子所經歷的小小的哀傷苦痛困頓窮途又算得了什麼?

 

 

    真的不算什麼。

 

 

 

 

 


 

 

〈自為墓誌銘〉    張岱(全文)

  蜀人張岱,陶庵其號也。少為紈褲子弟,極愛繁華,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
,好鮮衣,好美食,好駿馬,好華燈,好煙火,好梨園,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鳥
,兼以茶淫橘虐,書蠹詩魔,勞碌半生,皆成夢幻。年至五十,國破家亡,避跡山
居。所存者,破床碎幾,折鼎病琴,與殘書數帙,缺硯一方而已。布衣疏莨,常至
斷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常自評之,有七不可解。向以韋布而上擬公侯,今以世家而下同乞丐,如此則
貴賤紊矣,不可解一。產不及中人,而欲齊驅金谷,世頗多捷徑,而獨株守於陵,
如此則貧富舛矣,不可解二。以書生而踐戎馬之場,以將軍而翻文章之府,如此則
文武錯矣,不可解三。上陪玉皇大帝而不諂,下陪悲田院乞兒而不驕,如此則尊卑
溷矣,不可解四。弱則唾面而肯自干,強則單騎而能赴敵,如此則寬猛背矣,不可
解五。奪利爭名,甘居人後,觀場游戲,肯讓人先?如此則緩急謬矣,不可解六。
博弈樗蒲,則不知勝負,啜茶嘗水,是能辨澠、淄,如此則智愚雜矣,不可解七。
有此七不可解,自且不解,安望人解?故稱之以富貴人可,稱之以貧賤人亦可;稱
之以智慧人可,稱之以愚蠢人亦可;稱之以強項人可,稱之以柔弱人亦可;稱之以
卞急人可,稱之以懶散人亦可。學書不成,學劍不成,學節義不成,學文章不成,
學仙學佛,學農學圃,俱不成。任世人呼之為敗子,為廢物,為頑民,為鈍秀才,
為瞌睡漢,為死老魅也已矣。

  初字宗子,人稱石公,即字石公。好著書,其所成者,有《石匱書》、《張氏
家譜》、《義烈傳》、《瑯擐(女字旁)文集》、《明易》、《大易用》、《史闕
》、《四書遇》、《夢憶》、《說鈴》、《昌谷解》、《快園道古》、《傒囊十集
》、《西湖夢尋》、《一卷冰雪文》行世。生於萬歷丁酉八月二十五日卯時,魯國
相大滌翁之樹子也,母曰陶宜人。幼多痰疾,養於外大母馬太夫人者十年。外太祖
雲谷公宦兩廣,藏生黃丸盈數麓,自余囡地以至十有六歲,食盡之而厥疾始廖。六
歲時,大父雨若翁攜余之武林,遇眉公先生跨一角鹿,為錢塘游客,對大父曰:「
聞文孫善屬對,吾面試之。」指屏上《李白騎鯨圖》曰:「太白騎鯨,采石江邊撈
夜月。」余應曰:「眉公跨鹿,錢塘縣裡打秋風。」眉公大笑,起躍曰:「那得靈
雋若此!吾小友也。」欲進余以千秋之業,豈料余之一事無成也哉!

  甲申以後,悠悠忽忽,既不能覓死,又不能聊生,白發婆娑,猶視息人世。恐
一旦溘先朝露,與草木同腐,因思古人如王無功、陶靖節、徐文長皆自作墓銘,余
亦效顰為之。甫構思,覺人與文俱不佳,輟筆者再。雖然,第言吾之癖錯,則亦可
傳也已。曾營生壙於項王裡之雞頭山,友人李研齋題其壙曰:「嗚呼有明著述鴻儒
陶庵張長公之壙。」伯鸞,高士,冢近要離,余故有取於項裡也。明年,年躋七十
,死與葬其日月尚不知也,故不書。

  銘曰:窮石崇,斗金石。盲卞和,獻荊玉。老廉頗,戰涿鹿。贗龍門,開史局
。饞東坡,餓孤竹。五羖大夫,焉能自鬻?空學陶潛,枉希梅福。必也尋三外野人
,方曉我之終曲。

 

創作者介紹

期待,飛揚。

blue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