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著實嚇了一大跳,關於選舉。

傍晚五點多打開電視,瀏覽了當時各參選人的得票率後,對於國民黨的勝利在望了然於心。沒想到的是,八點多從淺眠中被電視中政治評論家的聲音吵醒,睜眼所見的竟是國民黨以超過八十席的姿態獲得空前的大勝。

雖然我討厭陳水扁,但對於國民黨的大勝,卻覺得很恐怖。

直從心裡發毛的那種。

今天是2008年1月11日,國民黨獲得了自從1993年以來未曾出現過的壓倒性的勝利,這樣空前的勝利實非因為台灣選民愛戴國民黨,而是我們早已受不了民進黨政府執政近八年來國家的空轉、經濟的衰頹。陳水扁以短視的選舉操作來經營國家,屢屢以族群議題、228議題來鼓動深綠支持者激昂的澎湃的「同仇敵慨」。這樣的選舉操弄迫使非本省人的我厭惡陳水扁,但在以往的選戰中卻戰無不勝。然而在民進黨政府執政的最後,人民經濟的困窘使得族群議題不再奏效,政治操弄下的「大中至正」並未引起多數選民的認同,反遭唾棄與厭煩。

權力使得曾經高倡改革的民進黨腐化了,淪為選舉的二流機器。

於是在這次的立委選舉中,國民黨大勝,並不是國民黨好,而是民進黨爛。

國民黨結合泛藍之後,便掌握了超過3/4的立委席次,這樣的一黨獨大會是件好事嗎?一般的期許在於國會中的兩黨能相互制衡,但以目前的態勢看來,國會的權力蹺蹺板已全然失衡。誰能有這個能力來制衡國民黨?

選後國民黨召開的記者會中,國民黨團以凝重的、任重道遠的神情向全國人民宣示改革的決心,某評論家說:「表情對了」。但在「表情對了」的背後,真誠的基底有多少?值得玩味。

國民黨昔日的「前科」讓我無法踏實地相信今日國民黨所說的「改革」,在看似痛改前非的背後,是否暗藏著由權力招引而致的群群白蟻,暗暗齧食著所謂的「改革」與「真誠」?

讓我打從心裡發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yun 的頭像
blueyun

期待,飛揚。

bluey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海外
  • 您說的對

    你的看法很中立,我很欣賞.我家人從浙江來的,雖然家人都支持國民黨,但是這次的國民黨的大勝,也讓我有點害怕..

    幾年前,洪秀柱委員在電視上說;要繼續國會的鬥爭路線時,我就開始對於一些國民黨員,是否真的有心改革,感到憂心.到底是要改革,還是只是不昔一切代價,只要把民進黨鬥垮,奪回政權就好?

    這幾天馬英九說'要幫朱曉俊報仇"...我聽了更憂心.這流露出的,不只是種傲慢與驕傲...都選完了,民進黨都輸到脫褲子了,還有什麼仇好報呢?

    如果謝長廷真的能廣納百川,不迎合獨派,並且依照他所說的,選後只管國防,外交,並組成大聯合政府,創造和諧,並且-最重要的-與陳水扁這個操雞掰做切割,那我為了不讓國民黨一黨獨大,我會投謝長廷一票.
  • 國民黨內的確有許多毒瘤,但依照國民黨如此龐大、沈重的政黨包袱來看,要清除這些毒瘤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更何況這些毒瘤大多數是國民黨內的既得利益者!洪秀柱算是我在國民黨中相當不欣賞的一個人,但他現在有意要角逐立院副院長了。

    其實馬英九關於朱俊曉的這番話只是一個選舉語言,目的是要激起泛藍的同仇敵慨(因為傳言余天找黑道恐嚇朱的支持者)。謝長廷最近一些柔軟的身段也是選舉語言,目的是要拉攏中間選民。這一點從昨天深綠團體開記者會,要謝盡力去衝中間選票,「只要對選票有利,就去作。」深綠團體保證絕不跑票就可以知道。至於選後謝能不能兌現,就不得而知了,畢竟謝的城府之深……。

    台灣最可悲的地方就是政黨只為選舉,不為國家,老是進行短線的選舉操弄。但換另一個角度想,如果政黨不操弄選舉贏得選票,他們也生存不下去,因為台灣的多數選民還沒有成熟到能以獨立宏觀的眼光看待政黨政策。也就是說,台灣的民主政治還相當不成熟。

    不過由你的看法可以看出一點,即是謝在面臨民進黨慘敗後,為了力挽狂瀾而端出一套美好施政藍圖,以吸引選民注意,也藉此和陳水扁切割。但馬卻還沒提出讓選民注目、肯定的政策,僅僅是消極的回應謝罷了。馬英九的競選團隊,說實話我覺得危機處理能力很差,老是慢半拍下讓人很為馬英九的總統之路擔心。

    在這兩組候選人中,我相信謝長廷的能力,但不相信他的人品,也害怕民進黨這幾年表現出的權力的腐化。而且阿扁的魔掌恐怕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擺脫。馬英九個人的魄力及危機處理能力讓我懷疑,可以說「軟」到我心驚。但我相信他是清廉的。你所說的一黨獨大的確是隱憂,但若變成朝小野大同樣值得擔心(這個前提是,我不相信謝真如他這幾天說的如此胸襟開闊)。或許可以說這兩組一樣爛,但我們終究得做出選擇,而不是逃避的說「因為一樣爛,所以不投票」,只是在投票的當下很令人難以選擇罷了。也許我們都在賭吧。

    相較之下,我比較欣賞他們各自的副手:蘇貞昌跟蕭萬長:Q

    blueyun 於 2008/01/18 12:07 回覆

  • copo
  • 不好意思小小插個話。

    我想提醒一下陳水扁八年前剛上任的時候請了唐飛當行政院長,但是後來又被鬥下來。我印象中我看過的資料,是因為國民黨內部自己不支持唐飛,以致於行政院運作困難。(這段若有誤煩請指正)。而陳水扁在任期間,也企圖想重用國民黨的人才進來當閣員,但是多被推辭,尤其是民進黨內欠缺的財經人才,如蕭萬長就是一例。如果陳水扁政府請國民黨的人才來做的是對國家有利的事情(如參加國際會議),為什麼國民黨的人才都不願意參與?這其中有很多值得玩味的地方。

    今天謝的切割大家看在眼裡,不過我並不看好即便謝當選單管國防跟外交,國家的運作就會正常。因為我們還有個不正常的立法院。而陳水扁也未曾不努力於與國民黨和解過,也被拒絕多次。而國民黨在野八年,所杯葛的議案所通過的法案都可以有資料可以查,到底是民進黨政府不要做,還是在立法院被擋掉不能做,我覺得都有可以討論空間。陳水扁的好或不好,還有待歷史給他一個定位。

    關於馬英九,他的軟到現在是一如往昔。我想推薦一本書「馬經」。昨天我一位同事看到我在看,非常好奇的拿過去,她說她是馬迷。內容淺顯易讀,除了文字敘述之外還有不少圖片以及資料佐證。

    不好意思,如果意見和版主不合,煩請殺掉此回覆吧。
  • 沒有必要刪掉啊,民主社會裡本來就必須容納各種聲音,只要不謾罵就好:)

    blueyun 於 2008/01/26 23:36 回覆